鑫  榕  制  衣
15559541073

猪的一辈子

 二维码 147
发表时间:2018-07-23 08:58


国人大概只关心两件事,吃饭和性交。


猪的一辈子,大概也只关心这么两件事,或者说这两件事都不关心,只是循着本能在生活,国人大概如是。


大部分的猪,除了种猪,不管公的母的,还都是被阉掉了的,连性交都不关心,只关心吃,这么说起来,我们还似乎比猪好上一点儿,至少还有一点儿本能的东西没有被阉掉。


不过我们被阉割掉了人性啊,这可比阉割掉生殖功能要严重多了。


计划生育大行其道的时候,其实我们很多人,不管男女,都是被阉割了的,这么说起来,我们还真的和猪差不多了,简直一模一样。


至于爱父母,爱孩子,我们到现在都还没有学会,且就不用说关心朋友,甚至陌生人了,而猪,这些同样是没有学会的。


对父母,我们只学会孝顺,孝顺到我们的父母住进医院后,掏不出一分钱后,就只能埋头痛哭而毫无办法,然后就把重病的父母扔在医院,或者扔在农村的破屋里面任其自生自灭。


对于我们这些呼吁要免费医疗的人,不但不支持,大多数时候,觉得我们是吃撑了没事闲的。


有的畜生,甚至连孝顺也做不到,一辈子只把父母作为提款机而已。


对孩子,我们很多人,也只学会了生,而永远学不会养。


把孩子送进官办的教育机构,进行洗脑教育,大部分孩子成长为我们一样的傻逼。


把孩子送进官办医院去接受毒疫苗的残害,很多孩子还没有认识这个世界,就已经成伤残儿童或者痴呆儿,甚至去见了上帝。


给孩子买毒奶粉吃,不是结石了,就是成了大头婴儿了。


稍微长大点,除了给钱、给钱、给钱地溺爱,对孩子的成长,基本上是拿不出一点儿办法,属于扔到丛林,让其自生自灭的教育状态。


这不是可怕的,可怕的是什么?


可怕的是,国人都觉得这些不幸,只会而且永远只会发生别人身上,我能做好的事情,就是岁月静好,用眼睛和耳朵自动屏蔽一切世界的负能量,然后世界就美好了。


连人类最基本的同理心,都丧失殆尽,这样的族群,我们还能怎么救,怎么唤醒,说到这里,我真想仰天大笑,然后骂一声MMP。


更可怕的是什么呢?是发财。


因为我们只关心吃饭和性交。


为了吃上更好的饭,未免就要发财,为了发财,我们当然就可以不择手段,易粪而食,当然就成了这个时代最好的注脚,到了没有饭吃的时代,我们还有老祖宗留下的老办法,叫,易子而食。


反正为了吃,我们可以不择手段,没有饭吃的时候,连儿子都要吃。


有饭吃的时候,为了吃上更好的,可以作假,可以制毒,可以行贿,能卖尽世界一切可以卖的东西,包括良心。


如果父母妻儿能卖出一个好价钱,我想,我们也会毫不犹豫地卖出去。


而我们干这些事情都是为了什么?为了发财,吃上更好的大餐,睡上最漂亮的女人。


这样的民族性,不但有毒,而且离文明社会越来越远,我们首要的任务,不是谈什么文明,而是回归人类,稍微有点儿人性,而不是一直当禽兽。


我们在自己的国,因为我们自己的人性丧失,我们大部分人,都活得像个难民,或者难民都不如,只能叫做贱民,就如印度最低等种姓一样的贱民。


不过我们和印度的贱民不同,我们不但贱,我们还坏。



二、


毒疫苗的事情,也不是今天才有的,在1990年代,已经泛滥成灾了。


那个时候,我正在上小学,没过多久,学校总会让我们管家里要钱,打各种疫苗。


我们那个年代穷啊,每次管家里要钱的时候,都会被家长破口大骂,你们那学校怎么就知道要钱。


骂归骂,还是在赶场天卖掉点鸡蛋,或者挑一挑稻谷去卖,也得把那几块钱交上去,然后高高兴兴、呲牙咧嘴地去打假疫苗。


我没有被疫苗给弄死,也算得是个幸存者了。


今天看到一篇文章,是童话大王郑渊洁写的,他儿子应该比我小不了几岁,1998年的时候,他儿子学校要交18块钱打疫苗。


他给北京市的各种单位打电话确认,得到的结果,是根本就没有安排下打疫苗的任务。


最后让他的一个新闻记者朋友调查得出,是他儿子学校所在的区卫生防疫站一个员工私自做主,为了赚钱,安排下的任务来,在外面搞的假疫苗,准备卖给学校。


郑渊洁本来准备只管自己的儿子,最后在其儿子的要求下,被迫将这件事举报上去,而且不敢让学校知道是自己举报的。


要不然,他儿子在学校的日子,将会很难过。


2000年后,互联网发达了,各种新闻出来,不是狂犬疫苗有问题,就是百白破疫苗是假的……。


但是,虽然新闻出来了,那些制假作假的公司总会有各种办法,将新闻变成旧闻,将写这些调查新闻稿子的记者变成罪人。


于是一切照旧,制假贩假依然,纸终究包不住火,才有了这次全国范围内的大规模假疫苗事件发生。


我想,很多孩子,已经成了我们这个贱民族群的牺牲品。


整个假疫苗事件,网上来龙去脉都写得很清楚了,我真的不想多说什么,说多了,我怕把我写这文的电脑都给砸了。


假疫苗还不是最可怕的,毕竟那是伤害别人的孩子,或者是你的孩子,而不是你自己,对不对?


最可怕的是什么?


是你要是今天生病了,明天进医院,不管你得的什么病,医生给你用的国产药,都可能是假的,假的也就算了,还可能有毒!


我就问岁月静好的你,你TMD还敢不敢病了?



三、


我们到底能不能管好这些破事?当然能!


我想,我写的这篇文章,过不了多久就会从网络上消失,被删帖,说不定我明天还会被喝茶。


为什么删文章的速度如此之快,执行力如此之强,因为我写点儿文字,是可能要把这个世界颠倒了的,你知道不知道?


颠倒了世界,你说可怕不可怕,还能不把我这样的人弄死干什么?


至于假疫苗弄死点儿童,毒食品毒死点儿贱民,这些大概都是小事情,反正老爷们都吃的特供,用的特殊病房。


说到这里,我想起来了一个事情,作为一个还算有才的屌丝,有一天居然被一个高干子女垂青了。


这样的爱情,当然会无疾而终,我一直以为可能作为妹子高干的父母,是看不起我这个山民出身的乡下人。


现在想起来,人家是知道我们这些低等贱民,吃了太多的毒食品,用了太多的毒药、假药,可能基因都改变了,万一和他们的女儿结合,直接影响人家的基因健康。


哎,我悲催的爱情,那妹子,可是我爱到死去活来的妹子,她也为我寻死觅活过无数回,不过,这还是挡不住我是出身低贱的事实。


任人欺负的贱民们,怕是醒悟不过来了,那就继续欺负吧,不欺负,有些贱骨头还觉得不爽呢?


这就正如很多SM控们,每天不抽上几鞭,或者被抽上几鞭子,就会浑身不舒坦。


要管好食品安全、药品安全、环境安全,其实很简单,就是把维稳的这帮人调过去干这些事就行,他们可能干着呢。


今天把这些人调过去,明天,所有的问题,都会圆满地得到解决,我想一定会是这样的。



四、


有的鸟儿你是驯服不了的,因为他的翅膀上闪耀着自由的光辉。


有的民族,同样是不能征服的,因为他们的基因里面,有冒险的精神,有不服输和不屈服的精神,但凡出现暴君,基本上都会被打翻在地。


比如美帝的土地上,我很难想象出能够产生出罗马帝国尼禄一样的暴君,也不可能产生德国希特勒……。


因为他们人人持枪的人民,是不可能让自己被关进囚笼的。


威武霸气的城管,为何不敢对在街上最拥挤地方摆摊卖烤羊肉串的新疆小贩们动粗,因为新疆小贩的刀子是真的敢杀人。


为什么人类不能驯服很多鸟类,因为有的鸟类,宁愿饿死,也不愿意被豢养,比如麻雀。


我们只要不和邪恶合作,我们只要能够对邪恶说句不,我想我们的世界并不会变得这么糟糕。


有时候想想,我们为什么不断地被毒奶粉,毒食品,毒疫苗伤害,那还不就一个原因,因为我们是猪一样的贱民而已。


毒疫苗下苟活的贱民们,我希望在浪费粮食苟活的时候,偶尔也能睁开眼睛看看,这世界,真的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美好,很险恶,很负能量着呢。


我知道骂不醒很多人,您就请继续酣睡,我还真不信,因为这个世界有几头猪酣睡,而影响了世界文明的发展的,影响高科技一日千里地改变着世界。


要睡,要苟活,要低贱,请随意就好。


制衣厂服装厂毛衣加工厂生产校服厂服职业装fjxrxf.com,15天发货100套起定。15559541073

校服/校服定制校服套装运动套装小学校服中学校服英伦校服学院风校服幼儿园园服幼儿园园服定做厂服定制厂服工作服厂服定制职业装工作服定做班服定制学生班服班服定制t恤学生班服运动会班服圆领班服夏量身定做毛衣羊绒毛衣定做学生校服校服套装小学校服中学校服深圳校服校服套装小学生高中校服校服套装中学生东莞校服儿童校服英伦校服高中校服校服套装学院风校服定做高中学生校服套装英伦校服套装校服套装中学生定做校服套装中学生学生校服鑫榕服装厂毛衣厂制衣厂校服厂,生产定做校服定做毛衣定做厂服定做西服。云南山西河南安徽四川广东广西山东江西贵州陕西甘肃辽宁河北吉林江西湖南湖北福建新疆青海西藏黑龙江校服工作服西服毛衣服装厂定做校服,校服定做。定做校服。云南服装厂浙江服装厂江苏服装厂山西服装厂河南服装厂安徽服装厂四川服装厂广东服装厂广西服装厂山东服装厂江西服装厂贵州服装厂陕西服装厂甘肃服装厂辽宁服装厂河北服装厂吉林服装厂江西服装厂湖南服装厂湖北服装厂福建服装厂新疆服装厂青海服装厂西藏服装厂黑龙江服装厂定做校服定做厂服鑫榕服装厂毛衣厂制衣厂校服厂定做校服定做毛衣定做厂服定做西服http://www.fjxrz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