鑫  榕  制  衣
15559541073

男子充军,女眷为奴

 二维码 73
发表时间:2018-05-10 08:38



毒品这玩意对社会的危险性极大!政府大力禁毒,这是好事,应该表扬!但是方式用错了,那可就得说几句了!


事件回顾

制毒贩毒是大罪,犯罪分子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但是祸不及家人,犯罪分子的家人没有罪吧?他们的家人拥有正常生活的权利吧?在人家的墙壁上喷漆“涉毒家庭”四个字,这哪是在禁毒?这简直就是侵犯他人的生存空间,你咋不在人家脸上刺字呢?

640.webp.jpg

照这个逻辑,以后凡事抓到偷税漏税的,就在他家墙上写“漏税家庭”;抓到失足妇女,就在他家墙上写“卖淫家庭”;抓到打架斗殴的,就在他家墙上写“暴力家庭”;北大校长家墙上写“鸿浩家庭”?


如果抓到贪污受贿的呢?作风不好包二奶的呢?你在他家墙上写“贪污家庭”、“包二奶家庭”?有能耐,别光对着老百姓,抬头往上看看,问问自己有没有这个胆子!


当把执法或者执行公务搞成运动之后,非常容易矫枉过正,伤及无辜,不仅无用,反而容易起反作用!本来家人无罪,被写上涉毒家庭几个大字,街坊邻居都以为他们家人人制毒贩毒,那还得了,谁还跟他们来往?孩子上学不受影响吗?家人上班不受影响吗?星期天想打个麻将斗个地主能凑一桌人吗?这不是把人往绝路上逼吗?搞不好,犯罪分子的老婆孩子干脆就破罐子破摔了!那将会对社会产生更大的危害!


古代封建王朝的律法,有连坐一词,比如史上唯一一次“株连十族”的方孝孺案发生在明朝,就连跟方孝孺做朋友都有罪。


举这个例子跟主题一样,举的太过了,这就叫矫枉过正了。但是在古代一人犯法全家服刑的例子比比皆是,电影里,电视里经常能看到一些类似“男子充军,女眷为奴”的判决桥段。


像这种涉毒家庭事件,反应出当事的决策人虽然活在21世纪信息时代,实际上思维方式还没有与时俱进,更没有真正理解法治社会四个字的真正含义。这样做,不仅没有解决问题,反而会制造出更大的问题!


今天在人家墙上打脸涂鸦,被曝光以后觉得影响不好了,再赶紧派人清除,怎么描述合适?


一拍脑门,有了!

一拍大腿,遭了!

一拍屁股,算了!


当事者说在喷漆之前有征集当地村民的同意,如果村民真的同意,那是他们真傻!不嫌事大!

贾樟柯《天注定》片段


有很多愚昧的农村人,总喜欢看别人家的热闹,看别人丢人出丑,来显示自己的幸福感与存在感,看到别人倒霉,心里才会觉事情没发生在自己身上,小日子过得幸福美满!而且,跟别人聊家常的时候,脑子里有多了这么一些谈资笑料,又可以扯上半小时的闲话了。




这件事情的背后,我们可以思考一下,为何在一个小县城里有这么多人冒着死刑的风险制毒贩毒?很简单,穷!穷怕了!


我有个初中同学曾经说过:穷的滋味太难受了,太让人瞧不起了!我这辈子穷够了,情愿去死也不愿意穷了!我都想去缅甸干几票大的!后来这位同学到底还是没去缅甸,做生意赚到钱了,这是后话。




深圳的三合大神曾经说过:打工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进去之后就像回家一样,他们说话又好听,个个都是人才。


这说明,贫穷是罪恶的温床!只有饱尝贫穷滋味的人们,才会胆大包天铤而走险,敢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去讨生活,这生活是有多么难熬?


这两段表明,现在社会,通过正规途径勤劳致富已经没有可能,正是上层的因造成了下层的果,正是上层的贪造成了下层的恶。